来自 快赢彩票网址 2018-11-22 16:05 的文章

早就忍不了了不过樊海珏的语气和因此苏锐并没

 苏锐眯着眼睛,看着那一门被三发狙击枪子弹生生打废掉的迫击炮,陷入了深思之中。
 
    抛开立场问题不谈,敌人的这个布局让苏锐感觉到非常的惊艳。
 
    是的,就是惊艳!
 
    这一次,那个隐藏在幕后的指挥者,把苏锐的习惯性战术和心理判断的一清二楚,挖下了这么一个大坑在等待着他!
 
    苏锐抬起头来,看着月明星稀的夜空,他眯了眯眼睛。
 
    拿过手机,苏锐打了个电话。
 
    “你们还没找到夜莺吗?”他的声音发紧。
 
    事实上,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已经猜到了答案。
 
    如果真的找到夜莺了,那么早就会有消息传进来了,根本用不着他等这么久。
 
    “还没找到。”对面的回答果然没有给苏锐惊喜。
 
    “连一点端倪也没有吗?”苏锐再度眯了眯眼睛。
 
    “我们调出了监控,发现夜莺被两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引出了基地大门,他们离开的速度很快,我们沿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一路寻找,但是都没有效果。”
 
    “好吧,继续寻找。”苏锐挂了电话,他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两道精芒。
 
    夜莺的速度很快,但却能够被两个黑衣人给引出去,说明那两人的实力也绝对不差,否则的话,夜莺早就将他们拿下来了。
 
    这金三角,看起来真是越发的波云诡谲了,苏锐本来身在暗处,可是经过了和死亡神殿的一场激战过后,他的位置便由暗转明了!
 
    在这种情况下,苏锐想要放开手脚来办事情,可就不那么容易了,敌人会牢牢的盯着他,不断的对其挖坑,下套!
 
    刚刚就是个极好的例子,如果不是苏锐反应够快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若是死了,太阳神殿也就失去了精神领袖,虽然仍旧能够位列十二天神势力之一,可最内核的那个人不在了,整个势力可能也就彻底失去了精气神——这种东西一旦丢掉了,找都找不回来。
 
    苏锐站在这迫击炮阵地上面沉默了很长时间,直到战场已经被彻底的打扫干净,这才回过神来。
 
    他又打了个电话。
 
    “还没找到罗达的确切位置吗?”苏锐眯着眼睛问道。
 
    “确实没找到,谁也不知道这个孙子藏到哪里去了。”
 
    “继续寻找,盯紧周围的所有状况。”苏锐沉声说道。
 
    和夜莺一样,罗达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这一点让人非常的蛋疼。
 
    未知的东西总会造成很多的危险感,总会让人感觉到非常的焦躁,苏锐知道,现在的他唯有镇静下来,才能把整个局面抽丝剥茧的分析一遍。
 
    苏锐坐在地上,这个时候,他嗅到了一阵淡淡的香气。
 
    这味道很淡,是另外一种比较昂贵的香水味道,苏锐知道,这说明,樊海珏已经来到了身边。
 
    这个女人站在苏锐的身后,根本不用后者吩咐,就主动替其揉起了太阳穴。
 
    苏锐这次并没有拒绝,当然,樊海珏也没趁机让对方占自己的便宜,她能够看出来,苏锐现在略略的有点烦躁。
 
    “其实不用太过紧张,见招拆招就可以了。”樊海珏安慰着说道。
 
    “见招拆招?”听了这四个字,苏锐自嘲的笑了笑。
 
    这一路走来,他遇到过太多次这样的情况了,见招拆招也只是逼不得已的做法。
 
    现在最让苏锐揪心的是,夜莺一直都没有消息。
 
    相比较而言,夜莺失踪,苏锐更愿意面临这种危险的是他自己。
 
    苏锐站起身来,问道:“你的伤势现在怎么样了?”
 
    樊海珏本能的揉了揉臀部:“应该没有骨裂,但也……挺疼的。”
 
    “下次不要逞能了,你的投名状也不用再送了。”苏锐说道。
 
    “怎么,你这就代表着拒绝我了吗?”樊海珏微微撅着嘴,问道:“我的努力都打水漂了吗?”
 
    “我接受你的投名状了。”苏锐微笑着说道:“你刚刚可是差点被那个白人狙击手给杀掉,我要是晚来一分钟,你就没命了,如果这还不能赢得我的信任,那么什么才能让我相信呢?”
 
    “太好了!”
 
    樊海珏一个激动之下,竟是搂着苏锐的脖子,在他的嘴唇上干干脆脆的来了一个吻。
 
    被柔软的嘴唇这样亲了一下,苏锐的生理上不可能没有反应,不过他还是后撤了一步,望着突然皱着眉头的樊海珏,笑道:“很疼吗?”
 
    樊海珏捂着胸前,她那儿也被白人狙击手给重击了一下,目前肯定肿胀起来了,刚刚和苏锐猛一接触,牵动了伤势。
 
    “都这时候了还笑,真是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樊海珏一边疼的直吸冷气,一边说道。
 
    “难道我还能帮你治伤吗?”苏锐摇了摇头。
 
    “你帮我揉揉也行啊。”樊海珏又开始无时无刻的释放着她的勾引大招了。
 
    “那样你会疼的要死的。”苏锐没好气的说道:“走吧,接下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找个地方休息?”樊海珏高高的举起了手臂:“报告领导,我想申请回床上好好的躺一躺,我还想做个面膜。”
 
    这个女人真是个百变妖精,此时高高举起手臂的样子竟透出一种可爱的感觉来。
 
    苏锐并没有立即答应她,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笑道:“好吧,你还有什么要求,一起说出来吧。”
 
    “我还希望我的领导能亲自给我疗伤。”樊海珏的眼睛亮晶晶的,相信正常男人很难拒绝这样的目光。
 
    她做事情的的功利性很强,但是,这个女人一个极大的优点就是,她从不掩饰她的功利性。
 
    无论是通过自己的表现递投名状,或者是勾引苏锐上床,她都做的那么的直接,那么的明显,并且并不介意把自己的目的告诉所有人。
 
    “你的所有要求,我都不答应。”苏锐说道。
 
    “什么?”樊海珏的表情流露出失望之色,甚至这失望之中还带着哀怨,这个女人真是个天生的演技派,苏锐相信,如果她投身演艺圈的话,凭着这长相身材,再加上超一流的演技,一年就注定爆红,十年之内必成天后级别的人物。
 
    以这个女人的智商,在哪里都能很吃得开的。
 
    “为什么不答应人家?”樊海珏抱着苏锐的手臂,楚楚可怜的说道:“看在人家今天表现这么好的份上,就当好好的奖励奖励人家了,行不行?”
 
    要是放在别的女人身上,这么一口一个的自称“人家”,恐怕苏锐早就忍不了了,不过樊海珏的语气和长相实在是太过妖媚了,因此苏锐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反而被弄的心头发热。
 
    “现在确实不行。”苏锐眯着眼睛,敲了敲樊海珏的脑门:“你忘了我们今天晚上出来的目的是什么了?”
 
    听了这话,樊海珏那楚楚可怜的表情便立即收了起来,她正色说道:“你说过,我们的目的是引蛇出洞。”
 
    “所以你还不能回去。”苏锐眯着眼睛说道。
 
    “可是,我屁股受伤了,走路不便。”樊海珏适时地撒起娇来。
 
    “忍着。”苏锐可没要背着樊海珏:“这就是你逞能的代价。”
 
    “不解风情的家伙。”樊海珏忍不住的对苏锐翻了翻白眼。
 
    在苏锐说出他愿意接受樊海珏的投名状之后,后者变得更加的自如了起来,言行比起之前来还要更加的放得开。
 
    樊海珏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而且她还能用一种极为直接的方式,把自己的优势给展现出来,让人不反感的同时,还难以拒绝,这就是她的优势所在了。
 
    两个人一路朝着山谷之中走去,樊海珏并没有再多问,她相信苏锐对此一定是有着自己的安排,身为太阳神阿波罗,他不可能一直被敌人牵着鼻子走的。
 
    其余的太阳神殿成员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出现的无声无息,消失起来也一样。
 
    “我又想去方便一下了。”樊海珏走着走着,忽然说道。
 
    苏锐摇了摇头:“下次出来之前,别喝这么多的水,这会成为你的累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