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快赢彩票网址 2018-08-10 20:08 的文章

祥的小手很自然地给他拍了拍腰间并不存在的灰

 
    旁边就有净街司的人盯着,爆竹当然是集中定点燃放的,至于之后的打扫,店里就不管了,杨大小姐财大气粗,这些事儿都拿钱摆平,由净街司负责清扫。因此一桩,净街司
 
的人便睁一眼闭一眼,由着他们弄来了大捆的爆竹,一时烧得整条街都跟腾云驾雾一般。
 
    冯二止出面,还联络了些其他商家,纷纷登门庆贺、送匾,左右也不过就是“财源广进”、“大展鸿图”、“生意兴隆”、“鸿业腾飞”一类的吉祥词儿。
 
    大掌柜的是墨白焰,真正的东家杨千叶只在楼上静坐着喝茶,这些应酬的事儿乃至这些贺客,哪里够资格由她出迎。以致于前来庆贺的人都以为墨先生就是这家“乾隆堂”的
 
东主,直到……
 
    他来了!
 
    西市有珠宝行,但珠宝是最昂贵的商品之一,所以主要集中在只做高端商品的东市。西市的珠宝行普遍规模不及东市,而墨白焰选择的开店地址,主要是为了活动方便,进出
 
方便,打探消息方便,还要考虑到一旦身份败露方便逃逸的问题,所以即便在西市,也未选在珠玉一条街,而是选在了这十三街区、临近城门处。
 
    因此很多贺客心里都暗暗地犯嘀咕,感觉这家店主太不专业,选在这儿,如何与其他珠宝商人互通客源?
 
    这时候,聂欢来了。
 
    与常剑南、张二鱼两人深居浅出,防范严密不同,欢少就只带着两个抬牌匾的小弟,独自一人走在前面,遛遛达达地就来了。
 
    牌匾上三个大字“玉如意”,字不是非常好,但一勾一画,仿佛刀剑,笔锋锐利,落款与他人所赠匾额上这个堂那个号不同,他只有两个字“聂欢”,就只这两个字,却比那
 
些所有的堂号更醒目。
 
    本来只是因冯二止的张罗赶来凑趣的各家店号掌柜的心里还在犯着嘀咕,一瞧聂欢其人,登时鸦雀无声。纵然其中有些掌柜的不认得他的人,也知道他的名号,只一瞧那牌匾
 
上“聂欢”两字,他们就立即肃然起敬了。
 
    墨白焰一瞧聂欢来了,急忙向小二递个眼色,一个伙计蹬蹬蹬地就跑上楼去。这店里的伙计也不是外人,全都是灞上潜伏的那些从小培养出来的死士,整个“乾隆堂”,就没
 
有一个不可信任的外人。
 
    杨千叶听说聂欢到了,便亲自迎出来。杨千叶今儿没穿女装,这只是潜意识的一种不经意地体现,或许连她自己都未想明白为何要这么做。女为悦己者容,她不想让人误以为
 
她是聂欢的女人。
 
    其实以她无双的容色,就算是穿上男装,只要不是瞎子,旁人也能一眼就看出她是女人。但她偏就选择了一身男装,也许她真正要迁就的不是旁人的观感,而是自己内心深处
 
的感受。
 
    “聂兄!”
 
    杨千叶一见聂欢,便笑吟吟地拱起了手,落落大方。
 
    既然身着男装,她当然也就行起了男子之礼。
 
    一副懒洋洋模样的聂欢拱手还了一礼,笑道:“恭喜贵店开张大吉呀,聂某叼扰了,特来讨一杯喜酒喝。”
 
    杨千叶道:“聂兄大驾光临,乾隆堂蓬壁生辉。请,快请进!”
 
    二人并肩就要入店,那店前围观者、前来祝贺者登时交头接耳,纷纷惊叹起来。
 
    要知道,做为长安市井间的一个传奇,聂欢可是从不公开到东西两市里去,更是从不曾给哪个店家面子,去做这些繁文褥节之事。世俗规矩,在这个浪子侠少眼中就是一砣狗
 
屁。
 
    但是现在,他来了。
 
    他规规矩矩地穿着衣服,正儿八经地抬着牌匾,亲自来庆贺一个珠宝商人开张,这店家究竟是什么来头?
 
    众人当然看得出杨千叶是女人,不过但凡有点头脑的,就不会把她与聂欢设想成一对儿。
 
    因为如果这店主是聂欢的女人,她根本不需要穿上男装,更不需要对聂欢口称聂兄,既然拉了他来当靠山,如此欲盖弥彰,就莫如明明白白地让大家知道,她就是聂欢的女人
 
 
    那效果才最大,就算是西市王常剑南,人家又不是来抢他的地盘,只是把他的女人安排到他的地盘上来赚点钱罢了,他对聂欢的女人也得礼让三分,整个西市还不由着她横趟
 
了?
 
    谁敢不开眼,再找她的麻烦?就连净街司那班正监督定点燃放爆竹的人都看呆了:这店主有欢少撑腰?他们若是早说出来,那他们就是满街的放爆竹,怕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了吧?
 
    “谁啊这是?开个张而已,用得差乒乒乓乓烧这么多爆竹啊,老远看见,我还以为起火了!”李鱼双臂一张,把人群一分,领着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人模狗样儿地钻了进
 
来,一脸的不高兴。
 
    李市长今儿静极思动,也是细分管理后事务一下子轻松下来,有些闲极无聊了。他今天利用课间时间,检查了一下三位跟在他身边上学的姑娘的学业,对识字读书算术皆优的
 
吉祥当众在颊上一吻。
 
    李鱼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儿不对了,居然当众秀恩爱,大概是晚间住处隔音太差,跟吉祥一点亲昵的举动都做不得,憋狠了。
 
    只那啵地一声,吉祥就像一下子喝了一坛子老酒,眼神儿也迷离了,脸蛋儿也晕红了,身子软软的似乎都要站不稳了。
 
    如果一个女人不是深爱甚至迷恋着一个男人,哪能有这般表现?李鱼看在眼中,心中也是特别地满足。不过,随后麻烦就来了。
 
    瞧见他那奖励的一吻,深深姑娘登时挺起了她那极其壮观的胸膛,满眼希冀地看着他,嫩红的舌尖还在她杏脯儿娇嫩的唇瓣上舔来舔去的,舔得李鱼那心尖儿也一烫一烫的。
 
    “我准备好啦!快来考我啊!快来考我啊!”
 
    深深姑娘虽然没有说出口,但那会说话的一双大眼睛显然是在向李鱼发出考试的呼唤。从小到大,饱受考试摧残的李鱼头一回看见有人这么希望“被考试”,简直变态啊!
 
    李鱼当然没有考她,因为他注意到右侧有一双冷箭一般锐利的目光正盯在他的身上,然后一只小手还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腰侧,两根手指头轻轻地捻起了他腰间的一块软.肉。
 
    “吉祥啊,你学的很好!”
 
    李鱼亲切地拍着那只手的主人,微笑地说道:“不过,你幼年时曾经识过一些字,算是有些基础,要戒骄戒躁,更上层楼才是。深深和静静呢,比你底子薄,你平时多指导些
 
。我手头还有些事要做,去吧,你们也该上课了!”
 
    腰侧的软.肉被松开了,吉祥的小手很自然地给他拍了拍腰间并不存在的灰尘,乖巧温驯地应道:“嗯!那人家去上课啦!”
 
    吉祥说着,就走过去,左边挽住了深深,右边拉住了静静,高高兴兴地走出去,深深和静静一起回过头,眼巴巴地看着李鱼,就像被被押赴刑场枪决的一对义士。
 
    不!准确地说,就像是一对被人吃光了狗粮的二哈又被人拖走,小眼神儿那叫一个绝望。
 
    李鱼虽然不忍……
 
    他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却不想两刻钟后,静静就籍着尿遁,悄悄钻进了他的签押房。
 
    “哎呀呀,小郎君你快帮帮我,先生说要考我一个字,说是写错了今晚回去就罚我写一百遍,一百遍呀一百遍!真吓死人了,你快帮我看看,是不是这么写!”
 
    李鱼瞧她一脸焦急,不像作伪,便板拨楞楞棒槌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