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快赢彩票网址 2018-08-10 19:48 的文章

其他如维持治安的抓捕贼盗的、店铺管理的你们

众头目想了想,纷纷点头,连连称是。只有大账房想了想,担心地道:“大人,顾客行人不得驱车入内,不得骑骡马入内倒也罢了,但其中有大量商户,尤其是肉食区,他们
 
不得驱车入内如何运载货物,不得牲畜入内他们如何屠宰?”
 
    李鱼成竹在胸地道:“街区内可以准许商户拥有载运商物的板车,货物运至街区门口,换搬至板车上,人口运至店铺。如果店内伙计不敷使用,你们在各自负责的地段,难道
 
不会成立专门为商户运载货物的车行吗,嗯?”
 
    那大账房的听了这话,眉毛挑了两挑,两道鼠须慢慢翘了起来。
 
    李鱼这一句话,他马上就想到了一条新的生财之道。
 
    谁没有亲朋故旧需要照料,李鱼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们也是一样啊,可哪有那么多的位置安排他的亲故和他亲故的亲故,只能择那关系最近的到身边当个帮闲,其他人就
 
爱莫能助了。
 
    如今李鱼这一句话,无疑给他增加了几十个工作岗位,要知道,这十三街区说是街区,其地却极其庞大,辖下八千多家商户,共分九条路,也就是每条路段近千户商家,招几
 
十个车夫力夫都嫌不够用呢。
 
    那大账房笑容满面,连声道:“老大英明,老大英明!”
 
    这时候,那些反应慢的也都反应过来,纷纷应和,人人脸上带笑,全都拥戴起来,堂上气氛登时缓和了许多。
 
    李鱼又道:“强买强卖、坑蒙拐骗现象,也会严重影响西市商誉,以后要严加管理。按照市令制度,但有这种现象,俱都是大杖伺候。我觉得,严格管理固然是对的,但只是
 
大杖伺候,未免简单粗暴了些。强买强卖,坑蒙拐骗,所图者何?利!既然如此,就以利制利!”
 
    众头目面面相觑,半晌才有一个贾师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大,这以利制利何解?”
 
    李鱼微微一笑,道:“很简单!你们在各自负责的区域,但凡发现强买强卖、坑蒙拐骗者,首先要为受害人追回损失!并按受害人所受损害,向加害人判以同样数量的一笔罚
 
金,这笔罚金的五成缴给我,其余一半做为奖金,由你们各区段负责人员进行内部分配。”
 
    众头目一听大喜过望,这位老大……真是英明的老大啊,刚来就给大家找到了一条新的发财之路!
 
    以前作为市场管理,他们做任何事,就是一个手段:打!
 
    有些人被打皮实了,只要有得钱赚,宁愿挨一顿打,如果用些小利小惠收买了这些执法人员,连打都省了。
 
    而且无利可获,很多事他们这些管理者就睁一眼闭一眼,混过去就算了。除非是叫他们特别看不顺眼的。毕竟打人他们也累。如此一来,各个商家只要施以小恩小惠,通常都
 
能得到他们的纵容。
 
    现如今发现一个坑蒙拐骗、强买强买的,就能等额罚一笔钱,谁还容忍那些非法行为?只要他们瞪大眼睛,每天发现几个不守规矩的客人商人,那就有一笔不菲的收入啊!
 
    所有头目眉开眼笑,李鱼乜了他们一眼,指了指吉祥和陈飞扬,道:“不过,我对你们,也会有所考核,我会在此成立稽核处,由吉祥姑娘和飞扬兄弟负责,你们有所罚没,
 
是要给对方开据由他们开出的收据的。
 
    如果你们纵容犯罪,或收受贿赂,不秉公处断,一经收到举报查证属实,可休怪李某不给情面,立即罢黜职务,轰出西市!”
 
    众头目一听,心中顿时一凛,有那自以为精明的,本来算计着每罚没一笔要上交一半,大可以此少做处罚,比如只罚七成,全部揣入自己腰包。但是现在一经发现,立即逐出
 
西市,这可大大地得不偿失了。
 
    众人登时收了不轨的心思,悄悄瞟一眼吉祥和陈飞扬,暗自揣度,老大先提的是吉祥姑娘的名字,看来这个稽核处是以她为首了。平素得多巴结着些,万一哪个不开眼的手下
 
干了糊涂事坑人的时候,也能得她一个公道的处理。
 
    再一瞧这位吉祥姑娘秀色可餐,十分的美丽,与她多打交道处好关系不但对自己有所好处,相处起来赏心悦目,那也心情愉快不是?
 
    李鱼又道:“记住,设了步行街,要在你们各自负责的路口有人管理监督。那些巡察街市、管理买卖的人也要设立专人,各负其责,这样谁管理的部分出了差错,你们也能马
 
上找到相关责任人,避免胡子眉毛一把抓,真要出了问题,又相互推诿扯皮。”
 
    众头目一听,登时双眼一亮。他们不懂得这种精细化管理,也想不到,可是听李鱼一说,却马上就明白了其中妙处,登时连连点头,对这个精明的老大,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当然,这种佩服,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李鱼进行的这些改革,丝毫没有触动他们的利益,相反,是在帮他们创收,他们自然举起双手双脚,全力拥戴配合了。
 
 第275章 腹黑的李老大
 
    李鱼又道:“还有街市违建、扩建、胡乱摆放问题。你们要在自己各自负责区域清除一切违扩建的棚屋建筑,把街道清理出来,在街道两社画线,竖牌立界,谁再敢违建、再
 
敢越地摆摊,那就……”
 
    众头目异口同声:“罚!罚死他个狗.娘养的!”
 
    李鱼颔首微笑。
 
    李伯皓忍不住补充道:“这个也是一样,要专人管理!”
 
    李仲轩道:“谁的问题,谁负责!”
 
    李鱼道:“各位兄弟可能还不太明白我为何要强调这一点!你们要知道,所有人负责所有事,看到什么管什么,不仅仅是权限混乱,而且一旦有责任不清的问题,就会互相推
 
诿,平素也就没人肯于用心了。更重要的就是,人人有责,也就变成了人人无责,须得有所针对,专人负责。”
 
    “而且,这样细分管理,各负其责,你们手下那么多兄弟,不但职责明确,无法有人混吃混喝,只是捱着他人做事,还能让他们相互牵制、相互监督、相互制衡!统而管之者
 
,只需要你们这些各自负责一区的人就够了,我,也只要你们向我负责,你们的人,你们管!”
 
    众头目听了这话,心悦诚服,通体舒泰。
 
    李老大没分他们的权,没夺他们的利,不但帮他们增加了许多创收的手段,而且这等细化管理,确实能让他们更省心、更有效率,这样的好老大,上哪儿找去!
 
    眼见众人一脸钦佩、感激的模样,李鱼轻咳一声,道:“其他如维持治安的抓捕贼盗的、店铺管理的你们只须依葫芦画瓢这般就可以了,你们能有今日地位,个个
 
都是精明之人,也无须李某多说。”
 
    众头目满面堆笑,连连点头。
 
    李鱼脸色一沉,加重了语气道:“我给了你们方法,也给了你们权力,你们就要尽心尽责地办好事情。李伯皓、李仲轩两位兄弟,就是负责稽查你们的,只要你们按章办事,
皓兄弟,仲轩兄弟,你们尽管放心,我们绝不做对不起老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