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快赢彩票官网 2018-08-10 18:26 的文章

王大梁就彻底完蛋了大梁当此时也咱们应该出手

李仲轩道:“那怎么办?”
 
    李伯皓把胸一挺:“穿青衣劲装有错吗?”
 
    “没有啊!”
 
    “脖子上系着围巾怎么了?我保护嗓子,有错吗?”
 
    “没有啊!”
 
    “那咱们怕他何来?”
 
    “说的对啊!”
 
    两兄弟把剑从腰间摘下来,往地上一丢,雄纠纠气昂昂地道:“我们缴械了,你们想怎么着吧?”
 
    那捕头用脚尖把两把剑往自己身边勾了勾,松了口气,一挥手道:“带走,押回衙门!”
 
 第322章 我在城楼观风景
 
    王恒久逃回自己的府邸,不一会儿,惊弓之鸟一般的赖跃飞也跌跌撞撞地冲进来,一迭声道:“疯了!这个李鱼,简直就是疯子!他居然敢把事情闹这么大,他这是根本不想有所回旋啊。”
 
    王恒久冷笑一声道:“根本没有回旋余地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这一点,李鱼比你看得明白!”
 
    王恒久负着手,在厅中徐徐踱步:“我西市之财,由老乔掌握。结交人脉,由我控制。要交人,得有钱,老乔取自西市的钱,每月都会拨付一定比例给我,但是自我向他发难时起,这笔钱一定指望不上了。所以……”
 
    王恒久站住脚步,盯着赖大柱:“我要战胜他,必须得速战速决,拖延久了,他便可以不战而胜,而我,则一定完蛋!而你,已经与我,是一条绳上的蚱蜢,走不了我,也跑不了你,明白么?”
 
    赖跃飞这些年养尊处优,渐渐失去了当年的锐气,但毕竟底子还在,见识和阅历更是较之当年不可同日而语,听了王恒久这番话,他就像一口钝了的刀渐渐重新磨砺出锋。
 
    “我明白了!”
 
    赖跃飞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前因我的人手被消灭殆尽,属下分寸大乱。”
 
    王恒久道:“可你越乱,死的越快!”
 
    “是!”
 
    赖跃飞紧紧地扣住了刀柄,指节发白:“我现在还有一个人、一口刀!当年,我也只是一个人,一口刀,渐蒙上位者赏识,致有今日地位。为了性命,为了前程,赖某如今,仍可一战!”
 
    王恒久上前两步,一只手重重地搭在了他的肩上:“我把我的暗影人马,全部交给你,放手一搏吧!”
 
    赖跃飞振奋地道:“好!留足了守御这里的人手,其他的人……”
 
    “不!是全部的人!”
 
    王恒久打断了他的话:“我们已经节节失利,再经不起失败了,必须集结所有的力量,务必重创对手,取得一次胜利,才能挽回军心士气!”
 
    赖跃飞吃惊地道:“可……那个疯子,敢直接冲进我的地方,又何尝不敢冲进这里,大梁身边不留护卫……”
 
    王恒久的面容有些扭曲,冷冷地道:“我虽不习武功,却也不乏胆魄勇气!这一战,我虽不能冲锋在前,身为主帅,却也决不能拖自己人的后腿,全押上去,必须得全押上去,孤注一掷!”
 
    王恒久走到窗前,用力一推窗子,入目是残阳如血,放眼是鳞次栉比,何其壮观、何其庄重、何其恢宏,但是很不和谐地,在这画面的右下角,却有一处地方余烟袅袅。
 
    那火已被扑灭,但烟仍袅袅升起,那不是炊烟,带不来诗情画意,体悟不到人间烟火气,那里是一片破败杂乱的所在,而在片刻之前,那里还是一片人间仙境。
 
    王恒久盯着外面,一字一句地道:“去吧!等西市的坊门一关,等太阳落下西山,就开始清场!如果你成功了,明天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
 
    他伸出一只手去,徐徐远拂,好像拂过那如画的风景:“这里,就是咱们的!”
 
    赖跃飞道:“可常老大……”
 
    王恒久截口道:“如果我成功了,常老大就绝不会对付我。他承受不了接连失去两个大梁的惨重损失!而且……”
 
    王恒久得意地一笑:“这些年来,与官面打交道的人,一向是我,而他则避居幕后,所以官面人脉这条线,其实都掌在我的手中。我失去了他的财力支持,就失去了继续维系这条线的能力,他失去了我的效忠,这些线就会断掉,他想重新把线搭起来,得花一番大力气!可是他……”
 
    王恒久顿了顿,后边的话没有再说出来,只道:“所以,你放手去做!”
 
    赖跃飞胸中也重新燃起了斗志,顿首道:“是!”
 
    ************
 
    “大梁,您看……”
 
    “按兵不动!”
 
    财神乔向荣沉默有顷,沉沉地说了一句:“咱们的人手,充作预备队吧。”
 
    一向优柔、喜欢瞻前顾后的大账房这回却比他急切了许多:“大梁,机会难得啊,那个李鱼,太也了得,他居然真的敢做,居然不但对赖大柱直接下手,甚至想杀王大梁!赖大柱的人已经完了,只剩下王大梁的暗影铁卫,只要把他们干掉,王大梁就彻底完蛋了!大梁,当此时也,咱们应该出手相助,一举鼎定!”
 
    大账房越说越兴奋,脸上的麻子都凸了起来。
 
    乔向荣脸上却渐渐露出无奈的神情,摊了摊手:“你以为我不想吗?问题是,李鱼用的都有哪些人,我不知道!他有什么样的行动计划,我不知道!我怎么参与啊,我若把人撒出
    李鱼刚想到这里,就见六七个衙役,押着两个青衣劲装人呼啦啦地走进来。
 
    那两个青衣人昂首挺胸,意气风发,其中一个漫声吟道:“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另一个不等他吟完,马上接口另吟一诗:“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宝剑值千金, 被服丽且鲜。斗鸡东郊道,走马长楸间。驰骋未能半……”
 
    李鱼目瞪口呆:“伯皓、仲轩,你们……怎么来了?”
 
    李伯皓、李仲轩一见李鱼,得意洋洋。
 
    李伯皓道:“我二人行侠仗义,不幸被捕!小郎君,咱们如今做了一路啊!”
 
    李仲轩慷慨激昂:“死何所惧,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李鱼张口结舌,转向一个班头:“劳驾,请问,他们犯了何事?”
 
    那班头道:“今日西市发生命案,某等前去勘探归来,恰见这二人一身夜行装束,颈上系了蒙面巾,肋下佩剑,昂然行于街市之上,形迹可疑,是以带回询问!走!”
 
    那班头说罢,用力一推李伯皓的肩膀,押着二人进去,二人向李鱼一抱拳,带着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进去了。